子的崇祀和孔廟的興建,在漢武帝罷黜百家,表彰六經後即 已開始,歷朝對此都非常重視,雖然有人認為儒家並非一種宗教, 它沒有類似其他宗教的教義或特定儀式,但它所散發出來的力量實 與信仰的力量無分軒輊。唐朝以後,廟學合一,因此各地的孔廟實 際上也就是該地的學校與文教中心,故也稱為文廟、學宮或黌宮。 一個新開發的地區,一旦孔廟建立,就等於文化已經奠基,早期臺 灣的孔廟是光復後,嗣王鄭經接位時,由勇衛陳永華興建,於永曆 廿年春建成,鄭經親率文武舉行釋菜之禮,今臺南孔廟門口牌坊仍 題著:「全台首學」字樣。
 
    孔廟的基地關係一縣文風,最應注意風水,對面必須「文峰聳 秀」,如臺南孔廟正對著魁斗山,而左右也常有文昌閣或魁星閣等 。「子不語:怪、力、亂、神。」因之孔廟應算是最整齊寧靜的廟 宇,無香煙繚繞、酒肉雜陳的一般現象,大殿和兩廡只有牌位,沒 有偶像,據記載有些朝代是有過塑像的,唐朝的女人們並且會到「 夫子堂」裏去求子,但至少宋以後就沒有了。配祭有的四配、十哲 、先儒、先賢以及五王、名宦、鄉賢等,每年九月廿八日孔子聖誕 的祭典,是所有祭典中最隆重而正統的古式典禮,例由教育當局主 持,地方首長主祭,並有學生「八佾舞於庭」。有資格參加祭孔典 禮的人,對於帶回去的胙肉和祭品也非常重視,常把它分給親友中 的讀書孩子。祭孔必有太牢(全牛),那牛尾上留著的毛稱為「智 慧毛」,佩在身上可以增加智慧,每於祭典終了時,常見年輕學子 一擁而上,爭拔牛毛。
 
    舊時讀書人雖自稱為孔子的信徒,同時也崇拜文昌等神,這種 神一共可以湊成五位,在臺灣叫做「五文昌」,因為他們相信科舉 的中舉是靠「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功五讀書」,有學問的不一 定能中舉,所以認為讀書是最後一個條件。而五文昌包括:
 
    (一)昌帝君--名張亞子,是個孝子,在晉朝做官,不幸戰死 ,四川梓潼百姓為他立了一座廟,初被當作雷神祭祀,後成為梓潼 地方的重要神明。傳說唐安史之亂時,玄宗皇帝逃往四川,梓潼神 在萬里橋迎接玄宗,受封為左丞相,後僖宗因避內亂亦入蜀,封梓 潼神為濟順王,而梓潼神亦幫助唐朝軍隊平息過叛亂。由於唐朝帝 王的大力推崇,梓潼神的地位陡長,從一個地方神而成為全國性的 大神,後道教將文昌星和梓潼帝君同尊為主管功名利祿之神,所以 二神逐漸合二為一,元仁宗並封梓潼神為「輔文開化文昌司祿宏仁 帝君」,簡稱「文昌帝君」。一般「文武廟」中多由祂和關帝合祀 ,而祂有一匹坐騎,據說就是「祿馬」。有趣的是,明朝末年張獻 忠領兵入川路過文昌宮時,見廟內供奉的是張亞子,便說:「你姓 張,咱也姓張,咱與你聯了宗吧!」於是改文昌宮為「太廟」,並 讓人在廟裏塑了他的一尊坐像,後張獻忠失敗後,他的這尊坐像就 被綿州知府搗毀了。
 
    (二)衡帝君--即是關帝,祂在陰功方面的報應是非常大刀闊 斧的,尤其討厭破壞倫常的事,如不忠不孝等。
    (三)佑帝君--原是道教之神呂洞賓,別號純陽子或回道人。 相傳唐代盧生睡在仙人給他的如意枕上,五十年榮華富貴,直同一 瞬,醒來黃粱飯還未燒熟,即有名的「黃粱猶未熟,一夢到華胥」 ,便是與他有關的事。臺灣有許多以呂仙為主神的廟宇,如臺北的 如覺修宮、仙跡巖、指南宮等。
 
    (四)星--「奎宿」是星官名稱,又叫「天豕」、「封豕」, 為廿八宿之一,是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一宿,被古人附會為主管文運 之神,也改為「魁星」。顧炎武《日知錄》裏稱:「今人所奉魁星 ,不知始自何年﹖」可見明時已很流行,而魁星的造型完全是根據 「魁」的字形而來,被附會為「鬼之腳右轉如踢北斗」,其典型的 形象為一赤髮藍面之鬼立於鰲頭之上,一腳向後翹起如大彎勾,一 手捧鬥,另一手執筆,意思是用筆點定科舉中試人的名字,此即所 謂「魁星點鬥,獨佔鰲頭」,被視為應試者獲中之徵。唐宋時,皇 宮正殿的台階正中石板上,雕有龍和鰲(大龜)的圖像,考中的進 士要站在宮殿台階下迎榜,而頭一名進士(狀元)按規定要站在鰲 頭那裏,故稱是「獨佔鰲頭」。臺灣民間稱魁星為「大魁星君」或 「大魁夫子」。
 
    (五)衣之神--朱衣之神與魁星是祀文昌帝君的祠廟中所必有 的兩個神,在周凱《廈門志》的「祠廟篇」裏第一條即載:「文昌 廟祀梓潼帝君、魁星、朱衣之神。」可見這也是閩、臺同有的俗信 。在科舉的時代裏稱主試官為「朱衣使者」,於是也就有了個主管 科舉的朱衣之神。
 
孔子
文昌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