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童子軍的創始 

        嚴家麟先生說:「我生長在漢口,因為家中人常和教會來往,所以找年幼時就在教會小學唸書,一九0三年小學畢業後考入漢口歌頌學堂,這是一所有名的教會中學;一九O六年我又進入了武昌文華書院。文華老師多是革命份子,那時清廷腐敗,革命思想已在青年學生中播種,同學間日常均以革命為談話資料。那時校中有救世軍的設立,還有美國式操練,我是D隊的隊長,另有鼓笛隊的訓練,我也有參加。
        當時瓜分中國之說盛行,眼見國勢日危,我因目力不佳(深度近視),身體衰弱,雖然不能直接參加革命的軍事行動,於是決定以宗教與教育為一生的志願。一九一O年我在文華從預科升至止科,同時兼教中學部英文,在文華學校青年會中,我創立了一個幼童部,自任部長,吸引小朋友們去參加各種有益身心的活動。
        一九一一年(民國前一年),校方收到英國許多童子軍書刊陳列在圖書館,幾位外國的教師也因我領導少年活動,而特別介紹,我就把童子軍的釋義誓規和課程內容詳加研究,並將各項譯為中文,且又取長補短地編印了出來,同時把幼童部的幼童們用童子軍的方法施以訓練,待初級訓練完成,結果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效,心理覺得非常快慰。
        正在我辦得高興的時候,十月十日武昌起義的旗幟已經舉起來了,武昌秩序大亂,我的訓練工作只好暫時停頓。但我仍本著童子軍的精神,袖教會中人籌組紅十字會,組織救護隊,從事救護工作,後來因工作過勞致疾,遂遵醫囑上牯嶺養病。
        民國元年,中華民國成立,我於病癒下山返校之後,就把初級訓練成績優良的小朋友選為隊長,負責小隊訓練。那時人數不過二十多人,同時隊員們自動捐製團旗,並制定服裝,領巾是用天藍色的,擇定「二月二十五日」舉行宣誓典禮。自從這一天起,中國童子軍便宣告成立了。
        我致力於中國童子軍的開拓,可說費了很多的精力,特別是在創辦的時候,因為當時社會風氣未開,要把小朋友們從一個極端封建思想,而誘導至另一個極端自由民主,確是一樁很費力的事啊!」
        下邊的一段話,便是嚴先生 說明做童子軍的好處,他說:「童子軍是全世界青年兒童們的一個偉大集團。凡是十二歲以上的兒童青年,願意參加這個偉大集團,不論貧富,無分階級,任何種族十宗教都是一律被歡迎的。
        一個兒童走進了童子軍之門,他便有了一定的路徑,到了一站,即刻又看到更遠的一站,過了一個山,即刻又看到更高的一個山,希望永遠引著他前進。讓
他一步一步地走著,一段一段地前進,不斷地做,不息地學,而所做的、所學的,全部都是極有趣而有用的東西,對於他,不但擴充著人生的樂趣,更是加強
著生活的力量。
         所以一個兒童能做童子軍,他真是幸福之兒,他能得到許多良朋益友,他能享受各種有趣而生動的人生,他能得到他處所無的有用智能,他能享受美滿愉
快的生活。受此教育的兒童,將來立身處世,在家成為克家的子女,在社會成為有用的人才,在國家成為忠良的國民,在全人類中成為圓滿無缺的完人。」
(本資料選自童子軍袖珍,中華書局出版,民國七十年六月)


童軍的義舉行為:

(1)四行倉庫獻旗的一位女童軍
        抗戰期中,全國各地的同胞,以瞭亮的歌喉高唱著: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八百壯士死守東戰場。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寧願死,不退讓,我們的國旗——在天空中飄盪,飄盪,飄盪!…」
        這一幅巨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在上海市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屋頂上,八百壯士孤軍拒敵的英勇行為。由於這一面鮮艷的國旗,不僅振奮了他們如虹的士氣,也帶給上海市與租界區以及全國同胞無限光明的希望,象徵著最後勝利終屬於我們,而且頓時轟傳國際間,震撼了國際人士一向輕視我們的戰鬥精神而刮目相看。那一幅莊嚴的國旗高揚在三方是敵人的膏藥旗,與一方是英國旗的烽火連天之中,該是多今人感動的場面。我們也可想像得到,如果不是有一位女童軍冒險去獻旗,而沒有那一面國旗的話,縱然八百壯士孤守四行倉庫抗敵的果敢行動,可為愛國軍人的好榜樣。但也不致如此轟動全世界。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這一面國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史上,除了美軍在太平洋反攻作戰,攻克琉璜島時,有五位英勇的美軍,在敵人猛烈砲火下,跑到島峰豎起美國旗的壯舉而能互相輝映外,再也找不到更可歌可泣的國旗故事了。
那是民國二十六年十月間的事,八一三淞滬血戰,我軍節節轉進,上海市除閘北蘇州河以南,都是敵騎,惟有我陸軍第八十八師五二四團謝晉元團長,尚固守在蘇州河北岸,最後終不支而率八百位部屬退據四行倉庫,"負隅死戰。那時,他們的三面均被敵軍包圍,另一面則為英租界區域,且英軍戒備森嚴,敵我兩軍均不願自找國際糾紛,我八百壯士遂進退無路,而敵人也難攻入倉庫,雙方僵持不
下。那時上海市童子軍戰時服務團四十一號女童軍,憑一腔愛國的熱血,正在距離四行倉庫約兩千碼的難民救濟站服務,她發現了那裏的英勇將士被困,必定亟待支援,而一鼓作氣地跑到跑馬廳的英軍司令駐地,求他答應容許他們救濟倉庫內失去援助的我軍,因此獲得了與八百壯士接觸的機會,運送了十二麻袋的糧食與衣物及水,也修復了他們對外聯繫的市內電話,但是,他們卻不能進入倉庫內,因庫門均為防禦敵軍砲火的密密沙包堵塞著,祇有從窗門用繩索傳遞。
        這位女童軍繼續想著,,這些英勇的國軍是那麼孤零零的,四方都是外國的旗幟,若是有一面國旗能在四行倉庫上升起來,才足能表達他們偉大的抗敵精神,於 是她 和服務團的幾位領導人多次的研究,如何準備進行這一樁極有意義和極艱鉅的工作,結果決定在十月二十九日的午後,四十一號女童軍把一面巨幅的國旗圍繞在身上,外面仍穿著童子軍的制服,那時上海已進入深秋,正是穿著裌衣的季節,外表上也看不出她的擁腫,她立即利用電話與四行倉庫守軍聯絡後開始出發,.當晚九時許,她裝著無事的神色,進入茶葉大樓與英軍聊天,英軍當然不以為她有偷往往四行倉庫的獻旗壯舉,她卻趁著他們喝酒談笑之間,約莫在十時許,就偷偷地溜出來,匍匐地上朝著目的地爬去。她只有利用黑暗與視線
不明的時候,通過這條寬約五百餘碼的街道,否則,英軍將不允許她那樣做的。她像一隻爬蟲似地蠕動著,她的血液在沸騰,內心裏也擔心會被英軍射擊,或是國軍誤會而朝她開槍。地想:死倒無以足惜,祇是國旗不能送達了。她愈是著急,行動愈艱滯,雖然秋夜的氣溫已降到快十度左右,但是她已累得滿身大汗,汗水濕透了國旗,也濕透了衣衫。她爬呀爬地,約一小時的光景,才抵達倉庫旁邊;低聲地叫著:「將士們,童子軍送國旗來了!
        一條粗的繩索從窗口放下來,她便敏捷地攀緣而上,在黑暗中解下了國旗,親自獻給謝團長,弟兄們的高興,在黯淡的油燈下,迸放著異樣的光彩。他們七手八腳地找到幾根棍子,綁紮成一根旗桿,將國旗繫妥後,即豎立在四行倉庫之頂。
        翌晨,天剛破曉的時候,這一幅巨大的國旗,像新升起的太陽光輝,照耀著上海市,更震驚了敵人。而我們那位女童軍在破曉擬由原路返回時,卻遭英軍連串射擊,她祇得折返,向蘇州河移去;不幸又為敵軍發覺,無情的槍彈直向她的周圍飛來,她情急地逃入河裏,泅泳至對岸,槍聲雖劈拍地響個不停,但她已安全返回安全地區了。
        二十六年十月三十日的清晨,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都為那面雄壯的國旗振奮不已,堅定了他們勝利信念的同時,全上邊市民也因驟然地發現那久未看到的國旗,飄揚在敵人陣地,倍加興奮地高呼:
               「中華民國萬歲!
(本資料選自童子軍袖珍,中華書局出版,民國七十年六月)

(2)見義勇為的一個童子軍
        在幾年以前有一天上午,日期是民國四十六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在自北市南昌街與和平東路交叉處(明星戲院附近的一家廣大飼料店前面)有一輛公共汽車(車號65-0950)由5010號司機駕駛,不慎將一輛急駛的三輪車撞倒,三輪車伕僥倖的沒有受傷,但是三輪車上的乘客——一位懷孕的婦人都被撞倒在汽車底下。其時一位十幾歲年輕的童子軍剛好在公共汽車上目睹這一樁車禍,他便立刻跳下車來,急將這位懷孕的婦女從汽車下救了出來,只見她頭破血流,腳也受傷,流著鮮血,他一面施行止血,一面與路旁的一位義勇的青年合作將孕婦,搬上另一輛三輪車,那位青年踏著自行車,這位童子軍扶著傷者送到附近的南昌醫院請求急救,這時那位青年因為店務關係先行離去,這位童子軍將受傷經過報告醫師,醫師即行消毒止血,敷藥包紮。
        可是這位童子軍身上只帶四十元,但是醫藥費就要二十二元,他惟恐這位孕婦受傷過後再發生意外,他準備留下十元作車費送她回家,於是向醫師要求先付三十元,餘款後付。於是這位童子軍再雇了三輪車,一路看護之下把孕婦送到太源路一七七號二樓她的家裏,這位婦人一再地要他留下姓名地址,並希望等她的先生下班後來向他道謝,但他只笑著說:「我是一個童子軍,童子軍幫助別人是不接受人家酬勞的,行了善事,不把自己的姓名告訴他人的。」那位婦人堅持不讓他走,這位童子軍也沒辦法,只好在紙上寫了「一個隱名的童子軍」八個字,地也無可奈何,只好讓這位隱名的童子軍回去,但她一直在說:「希望妳以後來玩,謝謝您,偉大的童子軍!」
        這位隱名的童子軍愉快的走出門口,路上的行人投以驚奇的眼光——他身上白襯衫被那婦人流血時濺滿血跡,頃時,他覺得還有好多事沒辦——車禍發生時,因為救人第一,當時又無警察在場,機靈的童子軍,那時一面救人,一面也將那輛公共汽車司機的號碼記住,據這位童子軍的推斷,出事地點是屬廈門街派出所管轄,於是急忙跑到廈門街派出所報案,將經過情形、傷者住址、汽車號碼、急救經過……一一告訴警察,最後警察先生笑著問道:「先生貴姓?」這位童子軍以同樣的回答,也在這樁車禍案件紀錄上簽上了八個字——「一個隱名的童子軍」。在稱讚聲中,這位隱名的童子軍離開了廈門街派出所。
        翌日,這位隱名的童子軍拿了新台幣二元,跑到南昌醫院繳出他所欠的費用,那時醫師不肯收受,但這位隱名童子軍說:「我是一個童子軍;童子軍是『言必信,行必果。』說出來的話必須做到,請你收下這兩塊錢吧。
        那位受傷被救的懷孕婦人姓鍾,她的丈夫林先生是在台灣電力總公司服務,但這位隱名的童子軍將永遠地被他們稱著:「偉大的童子軍!」
(本資料選自童子軍袖珍,中華書局出版,民國七十年六月)


人物檔案

(1)戴傳賢先生
    ⊙略傳:
        先生字季陶,逝江吳興縣人,生於民國前廿二年,十六歲赴日攻讀法學,自日歸來即創辦報紙,鼓吹革命事業,追隨 國父創建民國,襄助先總統 蔣公完成北伐統一,領導全國童子軍,倡導中國童子軍教育。
    ⊙對童軍運動的重大貢獻:
        提請中央擴大組織改定「黨童子軍」為「中國童子軍」,其後變更為「中國童子軍總會」;捐款購地籌建會址,擬定中國童子軍總章,聘任專家修訂童子軍誓詞(現稱諾言)、規律、銘言及三級訓練標準,設計男女童軍服裝、徽章、旗幟、式樣;並親撰中國童子軍教育綱領及歌詞多首;親自擘畫各項重要活動。

(2)張忠仁先生
    ⊙略傳:
        張忠仁先生,字乃迅,廣東中山縣人,民國前十四年(一八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於天津,誕辰巧與十四年後的中國童子軍創始日同一天,天津新學書院畢業,任職天津美國總領事館達九年,業餘在母校義務創辦童子軍團(民國四年),與嚴家麟先生不斷取得聯繫,通信中互相交換推展童子軍運動的經驗。
    ⊙對童軍運動的重大賣獻:
        嚴家麟先生為中國童子軍事業之母,張忠仁先生則中國童子軍學術之師,也是中國童子軍奮鬥史中最英勇的一位戰士,他一直為童子軍運動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窮得幾乎一無所有,堅持地以「培養正氣,建樹完人」作為童子軍運動的標誌,反抗淺識者的謬誤主張.。譯述多種童子軍文獻,
如童子軍團實務、童子軍學術講座、童子軍運勳…‥等書,提供後人研究童軍學術、辦理童軍團的重要參考,對中國童軍運動貢獻良多。

(3)高梓女士
    ⊙略傳:
        高梓女士,字仰喬,安徽貴池縣人,清光緒廿七年(一九O一年)誕生於江蘇省南通州縣,自幼愛好體育,擅長運動,民國六年由南通女師轉學上海青年會體育師範,民國八年畢業,應聘北平女子高等師範。民國九年赴美國威斯康新州立大學深造,民國十二年學成歸國,歷任國立女子大學、及女子師範大學(原女高師)體育系主任,提倡女童軍運動,曾宣誓為北平女童軍教練團團長,民國十八年與郝更生先生結婚,夫婦並肩為體育及童軍教育努力。高氏學貫中西,熱心提倡生活教育,先後擔任新竹師範附小校長、板橋國民教育研究中心第一任主任、中央大學教授、文化大學副教授,曾榮獲韓國櫝國大學「教育博士」,且列名中國名人錄(Who's Who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對童軍運動的重大貢獻:
        高梓女士在民國四十二年承教育部長程天放之聘,籌組中華民國女童軍組訓委員會,擔任主任委員,與委員熊正、吳舜文、江學珠、錢劍秋、皮以書,、王亞權、葉楚生等,積極籌劃於民國四十七年六月一目成立中華民國女童軍總會,擔任首屆理事長,制定中華民國女童軍組訓、活動、徽章、制服及考核等事宜,奠定我國女童軍組訓、活動之根基,民國五十二年並代表我國赴丹麥哥本哈根參加第十六屆女童軍世界會議,使我國女童軍成為世界女童軍總會之預備會員國,正式加入世界組織,參與女童軍國際活動。高女士現年近百歲,仍任女童軍總會常務理事及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對女童軍組訓、活動貢獻良多,為「一日童軍,一世童軍」最佳典範。

資料來源:童軍第二冊(水牛出版社)

sq-rope2.gif (719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