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經濟發展與對外貿易hy_1.gif (488 bytes)

      荷蘭殖民台灣的動機在於商業利益,主要的目的在方便東印度公司對中國、日本的通商。因此,荷蘭在入主台灣後,一方面對進出口貨品抽重稅,一方面他們也自己進行商業貿易。其貿易內容是:把台灣的砂糖、鹿皮輸往日本,甚至於把砂糖外銷到波斯一帶,並將台灣的米、砂糖、鹿肉、籐、鹿角以及從荷蘭帶來的金屬、藥材輸往中國,八達維亞的香料、胡椒、琥珀、錫、鉛、麻布、棉花、鴉片等經由台灣輸往中國,在將中國的生絲、陶器、絲織品、犀牛角、黃金經由台灣,轉口輸入巴達維亞或荷蘭。

       據估計,荷蘭人入主台灣的第三十四年,即一六五八年,台灣的砂糖,產量達一萬七千石,滿足了日本、波斯的需要,也外銷到巴達維亞。一六三四年,荷蘭人自台灣外銷到日本的鹿皮有十一萬張,一六三八年竟高達十五萬張。

      此種情形,我們可以說:荷蘭人為台灣揭開了國際貿易的先機,使台灣成為中國、日本、南洋、歐洲等地貨物的集散中心。

      台灣史學家黃富三說:台灣一進入歷史時期即躍入以貿易為導向的海洋文明體系。遊荷人充當「首動者」角色,貿易竟成了日後台灣歷史與社會發展的持續性特色,而有別於自足導向的中國農業導向經濟。荷人在台灣經營使台灣再三百年前,就初步顯現出以進出口為導向的商業經濟雛形,與中國大陸強調的自己自足小農經濟截然不同。

       荷人在台灣主要的經濟措施,在發展農業以配合米、糖的外銷。鑒於原住民在農業技術的落後,因此,由大陸大量移入漢人,受僱於糖萎種植,荷人向原住民手中獲得土地後,即放手予漢人種植,名為「王田」,漢人則為「佃農」。

      為農業發展,荷蘭東印度公司並且由印度輸入一二一頭牛入台灣,以協助耕種,並且分別設了二個「頭牛司」,負責畜牧之飼養與繁殖。

      至於稅收則除了有進出口稅外,尚有:

狩獵稅:原住民須向東印度公司繳納狩獵稅,獲得狩獵許可證後,始可在荷人勢力範圍內捕鹿。

人頭稅:一六零四年東印度公司規定:凡來台之漢人移民,年七歲以上者,不論男女每月均須繳四分之一里爾(Real )的人頭稅。

貨物交易稅:對土著部落的貨物交易稅,採包稅制,由「社商」承包,當社商獲得該社之餉稅,即可於該年獨佔該部落之番產交易稅。

生產稅:即田稅,「王田」以每五甲為「一張犁」,按土地貧瘠程度分上、中、下三等課租稅,由漢佃承租。

其中有些稅不納金,而且採實徵方法收繳鹿皮、米、糖等,所以源源有鹿皮、米、糖輸出。

     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經營獲利甚豐,在其亞洲的三十五個商館中高居第二位,﹝荷蘭在日本之利潤占總利潤的百分之三十八‧八,在台灣佔百分之二十五‧六 ﹞,而荷蘭在日本商館的利潤幾乎全靠台灣轉運的台灣和中國的產品。

        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盈餘及稅收並未回饋給原住民,並未在台灣從事建設,而解送回阿姆斯特丹總公司分配給股東。一六五零年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純益約四十萬荷幣﹝相當四萬黃金﹞。

        在荷蘭人進佔大園﹝台南﹞後兩年即一六二六年西班牙遠征艦隊繞東台灣北上,在雞籠的社寮島﹝和平島﹞登陸後迄一六四二年被荷人逐出前十多年中,西班牙在北台灣經營,除獎勵漢人移民外,也歡迎中國船到來貿易,一六五三年在雞籠港內同時停泊的中國船有二十二艘之多,漢人移民淡水、北投日多,與原住民採掘硫礦,也輸出鹿皮,但數量遠不及荷人。

       史書對於西班牙人在台灣北部的經營記載並不多,此或由於西班牙再台灣只有十餘年級被逐出有關,吾人據以擴論,西班牙人對於台灣的經濟發展或對外貿易貢獻並不大。

       一六六一年十月,鄭成功驅逐荷蘭人佔有台灣後,台灣人口數由十萬人增加為十三萬人,為解決人口增加所帶來的糧食問題,在強力軍事獨裁下確立廣泛的土地私有化的佔有權,在征服平埔族的過程中「朱夷不於赤子,田疇盧捨廢之」﹝埤海紀遊一書中郁永河形容鄭成功對於原住民之殘暴語句﹞,汲收原住民土地,予以私有化。鄭成功時代的土地政策將土地分為:

  1. 官田:將荷蘭人時代的「王田」一律收歸為政府所有,過去的佃農仍繼續耕作,成為官田的佃農。
  2. 私田:亦即「文武官田」,鄭成功獎勵部下文武各官佔取土地,永久私有是為私田。
  3. 營盤田:即軍隊自給自足的土地,是為屯田制下軍隊擴充開墾的田園。

由二、三種方式開墾農地,建立土地私有制度,形成台灣封建式社會經濟的基礎。

在明鄭時代,由於積極從事農業、墾植,所開拓的農地遠超過荷蘭時代,除台南地方外還包括諸羅(嘉義)鳳山一帶,林圯埔、斗六地方、彰化、竹塹(新竹)、淡水河、劍潭、瑯(恆春)。範圍除東部後山,幾乎擴及整個西部平原。

「鄭成功開之,陳永華營之」在鄭成功死後,鄭經繼立,鄭經時的陳永華大力從事國際貿易,東寧的商隊積極分頭開往日本、琉球、呂宋、暹邏,並且和英國進行多角貿易,英國的東印度公司並在台灣開設商館,准許英國商船進入東寧,一方面與日本的貿易,亦非常頻繁,每年到日本長崎的商船有五十艘之多。

一六八三年六月,原為鄭成功的叛將施琅率領二萬多名清兵及三百餘艘戰船進攻澎湖,八月十三日鄭克塽投降,清正式領有台灣。

清代對台的經營,仍是以發展農業為主。土地政策分為二種:

一為:封建身份制度的土地所有權,包括(1)官莊:政府所有的田園(2)莊園:鄭氏舊部將所有的田園(3)屯田:分配給協助平定民變的平埔族屯墾的土地,禁止 賣,免稅並可世襲(4)隆恩田:在番界開墾供軍飼之用的土地。

另為「民有地」,是移民平埔族自力所開墾的屬於自己的土地,這種土地是蒙著封建制度面紗的近代式土地所有。

在農業生產方面以稻米、砂糖、茶葉、樟腦為主林業則以硫磺、煤和沙金為主,其中稻米除台灣本身消費和外銷外,並供給大陸所需的軍穀兵糧以及救濟福建、砂糖則外銷日本、中國、甚至歐州、澳州等地。

致於,商業方面,則以和福建的港口貿易為主,中國的日用雜貨則進口台灣,使台灣在經濟上成為中國的「國內殖民地」。

當時,台灣出現了一種類似同業公會的商業集團,叫做郊,這種商人便叫「郊商」郊的次級中盤商為「行」。

「行」向「郊」提購貨品,批發分銷給零售商,故有「行郊」之稱。又因「行」是第一手批發商,故又稱「頂手」,再次級的零售商(如店舖或行商)叫下手,頂手的商法屬「武市」、「下手」叫「文市」,介於武市和文市之間的叫「割店」也是小批發商。

行郊的對外貿易,以中國大陸沿海的港市為主,配運口岸在夏門以北的如寧波,天津等地的稱為「北郊」,而配運夏門、漳州、泉州、汕頭、香港等地的則叫「南郊」,此外只限在台灣島內各港口之間從事配運者叫「港郊」,在南部的港叫「下港」,北部的港叫「頂港」。

「郊商」在營商的過程中,不但逐漸壟斷商務,而且形成地方上的一種代理統治者,取得政治上的權利,由「郊商」成為「政商」再為「豪商」,造就了很多顯赫一時的大家族。

日人據台後,對台灣的建設與經濟發展可記載的有:

鐵路:台灣鐵路的興建最早提議的是擔任福建巡府的丁日昌。丁日昌於一八七七年一月三日﹝光緒二年十一月﹞任職後抵台灣巡察各地,當時他曾經積極要舖設安平到旗後的鐵路,他認為在鐵路舖設後,戰時有「運兵載餉」之利,亦奏請將拆卸的吳淞鐵路鐵軌運往台灣未果,以致計劃未能實現。一直到劉銘傳時,以鐵路的興建有助於殖產、開闢財源、且利於運兵、海防和省城台中的營建而向清廷上奏。他首先派李彤前往南洋考察並招募商股一百萬兩,發行鐵路股票,設鐵路總局於台北,由張士餘任總辦。

鐵路工程於一八八七年六月開始施之,由台北大稻埕向北築基隆﹝長約三十二公里﹞於一八九一年十一月峻工,第二段鐵路距大稻埕向南,於一八八八年施工,至新竹長約六十七公里,於一八九三年十一月完工,屬狹窄鐵軌,軌木用台產松木與樟木,工程一部份由軍隊協助,火車母為十五噸或二十五噸,以「騰雲」、「御風」聞名。

日人據台後的鐵路舖設工程於一八九九年正式施工,一九零八年完成,歷時九年。

北部路段僅止於對於清代的原來路段加以改良,新竹以南至今三義於一九零四年竣工,另外從高雄向北舖設的路段亦同時到達斗南,中間路段因日俄戰爭發生,而改鋪陸軍輕便新線接續正式的銜接完成則再一九零八年,除縱貫鐵路外到日本末期舖設完成的大小幹線和支線總長達一千五百公里,行程鐵路運輸網

公路:分指定道路合適街三種,指定道路有縱貫道路四百六十一公里,是接再街道約有一萬二千六百公里。

港灣建設:清末台灣有基隆,淡水,平安,打狗四個港口,日人據台時,於一九零八年開始擴建打狗港,完成後可同時繫留三千噸以上輪船二十六艘。一萬噸以下船舶可同時停留基隆港卅四艘。標準裝卸貨物的能力達六百二十萬噸,一九四一年的對外貿易額達一億六千六百萬圓。

水利:再日本人據台時期,完成水利工程如:台南的虎頭埤,鹽水的頭前溪圳,台東的埤南大圳,台北的榴公圳,桃園大圳,台南大圳,嘉南大圳等。此外,列入登記的埤圳,再1902年就有69個之多,迄1941年,在全省88萬甲中受到水利灌溉的即有55萬甲之多,對農業生產貢獻頗大。

日月潭水利發電廠亦於1919年施工,1934年6月3日竣工,耗費6400萬圓,可發電10萬千瓦,在1934年,台灣的水力發電達到16萬5千千瓦。

鴉片,鹽,樟腦,煙草,酒的公賣:

鴉片的製造由官營所獨佔,進口則由三井公司所掌握。

鹽:鹽分為三種:﹝1﹞天日鹽由一般業者經營。﹝2﹞煮熬鹽由總督府斡旋成立的台灣製鹽株式會社經營。﹝3﹞粉碎洗滌鹽由專賣局製鹽所自營獨佔。出口日本由大日本鹽業株式會社一手經辦。

樟腦:樟腦分粗製和精製。粗製樟腦又分山製﹝由台灣製腦株式會社獨佔

、再製腦﹝由再製腦株式會社和專賣局經營﹞。

煙草:外國煙草進口由三井物產經營,內地煙草由專賣局供給,製造則由專賣局工廠負責。

酒:酒的專賣始於一九二二年,由專賣局的十五所工廠自營獨佔,同時禁止兩百家釀酒工廠製酒。

砂糖:日人來台第二年即著手改良甘蔗品種,資本額一百萬元的台灣製糖株式會社再一九零零年成立,在橋仔頭建設第一座新式機械製糖工廠。總製糖量由一九零二年到一九一零年之間由五千萬斤激增到四億五千萬斤,一九一九年台灣糖不但出口亞洲各地,甚至擴大到加拿大、澳洲、芬蘭、西班牙、瑞士。

台灣光復後,我政府為振興農業,增加農業生產量及凱善農民生活,實施了一連串的土地改革政策:

  1. 三七五減租:一九四九年四月十五日,省政府頒布「台灣省私有耕地租用辦法 」,規定當年第一期農作物收割繳租,僅按每年正纏物的千分之三七五繳納,減輕佃農負擔,當年五月,立法院正式通過「耕地三五七減租條例」。
  2. 公地放領:一九五一年五月三十日頒行「台灣省公有耕地扶植自耕

農實施辦法」,將臺省境內國有,省有公地及公營企業所擁有農地放領或出售給現耕農放領的工地總面積有時搭萬甲,放領的地價規定為該年土地每年正產物收成的二.五倍折合實物計算分十年攤還。

.耕者有其田政策的施行:

依一九五三年一月立法院通過「耕者有其田條例」,其實施要點:

(1)地主保留水田三甲,旱田六甲超出保留限度土地由政府徵收再放領給現耕農。

(2)徵收後再放領的地價為地價為該農地每年收穫量的二.五倍。

(3)對地主的地價補償:七成用實物債券(水田用稻穀,旱田用甘藷),限十年分期償付,另外台灣水泥,紙業,工礦,農林股份一次償清。

(4)徵收的農地放領給農民成為自耕農,農民承領的地價與徵收的地價相同,但另加算年息4%限十年內分二十次繳納實物償還政府(水田用稻穀,旱田用甘藷)。

在經濟發展方面,經過五十年代的「四年經建計劃」後,六十年的工業發展重點改以拓展外銷為主一九六一年的「第三次經建計劃」,其目標規定有改善投資環境和拓展對外貿易等。一九六一-一九七三年可說是台灣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實質經濟成長率平均每年超過百分之十物價穩定,人民生活水準普遍提高。

一九七三年起政府又實施了「十大建設」計劃,包括核能電廠,南北高速公路,鐵路電氣化,北迴鐵路的興建,台中港,蘇澳港的擴建,興建桃園國際機場重工業,一貫作業煉鋼場,石化工業,大造船廠。

之後,又有「十二項重要建設」,「十四項重要建設」及「國家六年建設計劃」,由於政府的領導,全民的努力,臺省的經濟建設著有成就,目前正全力發展高科技產業,外匯高達九百億美元。

行政院為加速經濟發展,民國八十四年提出「發展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計劃」,這項跨世紀經建計劃,將透過總體經濟調整方案的執行,增進貨品,勞務,人員資金,資訊流通的便利以及規劃建立製造,海運,空運,金融,電信,媒體等六種專業營運中心作為發展重點,期使台灣成為本國企業開發經營亞太市場的根據地,並作為美加澳紐日等亞太成員及歐洲企業進軍亞太市場的門戶,並促使台灣成為各種區域性經濟活動中心,有助推動經濟活動的國際化。